阅读历史 |

第575章 言墨尘,就在这陪着我(1 / 2)

加入书签

言墨尘醒过来,是在三天后。

沉睡过去的这段时间,他感觉他像是站在上帝视角,旁观者的角度,他和唐悦回到了过去。

他温柔的亲吻着她,她满面娇羞的用双臂挡在他的胸口,和他拉开距离,面颊泛红,一副小女儿情态;

——言墨尘,我要的不是夜里狂欢,白天一拍两散的关系。吻我,我是有条件的,我要光明正大地和你在一起。不是那种只走肾,不走心的关系。你明白吗,言墨尘。

梦境里的言墨尘,拥有所有的记忆。他眼尾泛红,手指描绘着她好看的眉眼,他怎么会不知道呢。小悦要的是一对平等的,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关系。

——我明白的,小悦。我们交往吧。

两张脸在一盏昏黄的夜灯下,逐渐靠近,吻得难分难舍。

紧接着,变换了场景。某天,她把孕检单交给他,他才得知她怀孕的消息。

他给她准备了好大一个惊喜,找顾轻延和沈落过来见证她们的求婚仪式,唐悦喜极而泣,戴上了他挑选的戒指。

婚礼很盛大,很盛大。来了很多朋友,他发现小悦穿婚纱,耀眼得如一颗明珠。他怎么都移不开眼。

在司仪的见证下,起哄下,她主动环上了他的腰线,回应他的吻。她边吻他,边含糊其辞,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,跟他说:

——言墨尘,就在这陪着我。不许离开我。

——好。

或许是这个梦境太过美好,弥补了他所有的愧疚,他所有的亏欠。梦里没有狗血的现实,她没流产,也没因为跟他吵架,摔下楼梯,导致终身不孕。

突然他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,一声一声的叫着。

大到他难以忽视那些声音。

所以他醒过来了。

他发现他在医院的病房里面,浑身都插满了仪器,口鼻上也插着氧气罩。

空气里消毒水的味道,他难受的皱眉。

明明伤的那么重,可他感觉不到一点疼,他盯着点滴瓶,应该是液体里加了消炎药和止疼剂吧。

“哥,你总算是醒了。你吓死我们了你。”一个女孩子哽咽道。

言墨尘偏头,循着声音看了过去,只见沈落站在顾轻延身边的,她的手臂挡着满是泪痕的脸,看上去十分担心自己。

他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下沈落,意外的发现,沈落和唐悦其实并不是多像的。他对沈落的执念,不知何时减少了很多。

喉咙很沙哑,他忍着疼,跟她张口,想告诉她,不要哭,他没事。

随着他开口,氧气罩被染上一层白雾。

顾轻延拧眉,看向言墨尘;“你平时那么谨慎的一个人,这次是怎么了?怎么超速驾驶?还不等医生来,自己往医院跑,还去淋雨?你知不知道,你这次伤的还挺严重的。车祸导致你肋骨都断了两根,骨头扎进你肺里,你都不疼吗?还在没命的往医院跑?医院是有你爹,还是有你妈?”

言墨尘扯了扯唇角,原来他伤的这么重,怪不得流了那么多血,当时会不要命的疼。

可伤的那么重就如何呢,还是没留住小悦。

她现在应该很讨厌他吧,他就算死在她面前,她都不会皱眉。

沈落打了顾轻延胳膊一下:“顾轻延,你够了。我哥是病人,你能不能少说几句啊?”

顾轻延嘴欠,勾了勾唇,继续往言墨尘心上扎:“兄弟,你搞成这样,不会是因为那位小嫂子吧?我可听说,她前段时间出院了。”

“……”言墨尘这才反应过来,小悦出院,是几天前的事情了。

清洁工骗了他。

“你不会不知道她出院吧?奇了怪了,她这几天怎么都没来看你一眼呢?不会交了新的男朋友了吧?你说说你,我早就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诫过你,对小嫂子好点儿,免得学我追其火葬场。你不听。”

顾轻延可算是找到机会,说教了:“让你把小嫂子带出来,给我们认识下,你还藏着掖着,生怕她见光一样。我是她,我也生气。我也不要你。她是知道,你故意把她打扮成落落的样子了吧?你这人在感情里太不真诚,太渣了。当初我和沈落闹腾的时候,你可是什么都懂啊,还成天教我对老婆好点,不吃亏。怎么落在你自己身上,你就明知故犯了呢?”

“……”这些话,都跟回旋镖一样,落在了言墨尘身上。

沈落瞪他:‘顾轻延,你到底是哪边的啊?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?’

“我站小嫂子那边。你是帮亲不帮理,我是帮理不帮亲。他做的不对,还不许我说了。凭什么?他以前可没少逮着机会教训我。”顾轻延故意这么说。

沈落气的拧他胳膊:“他还在生病,你就不能少说几句?这是人家家务事,你跟着添乱做什么?不是你教我的?不要插手?”

顾轻延这才闭嘴。

沈落看向病床上的言墨尘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