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994章 等价交换得个老婆(1 / 2)

加入书签

何启东想了想,准备开口,“……”

这个时候,坐在轮椅里的秦陶陶,拉了拉他的手臂。

她是很谨慎的。

她怕夏俊杰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多,越容易说漏嘴,传到爸爸耳朵里。

到时候爸爸心脏不好,很有可能有生命危险。

所以抓着何启东的手臂时,秦陶陶的目光带着一丝担忧和疑惑。

似乎在问:舅舅,这样告诉谢叔,靠谱吗?

而何启东也秒懂秦陶陶的意思。

他弯下腰来,轻轻拍了拍轮椅上的,她的肩,“放心,你谢叔值得信赖的。”

面前的谢寒眉心紧蹙着。

虽说他与秦陶陶,关系不如她与何启东那般亲,但秦陶陶这样谨慎,未免也太把他当成是外人了。

莫名的,脸色沉了沉。

何启东安慰好秦陶陶,抬眸重新望向谢寒,“谢寒,你要答应陶陶,这件事情替她保密,谁也不能告诉,尤其是你秦兄。”

谢寒:“进去坐下来聊吧。”

他背对着二人,径直走向会所。

身后的何启东也重新推着秦陶陶的轮椅,跟着走了进去,来到了谢寒开的一个包间。

谢寒坐在茶室的主上位,沏着茶,“什么事,这般谨慎。”

何启东先把秦陶陶的轮椅推到了茶桌前,又坐到了她的旁边,看了她一眼,“你跟你谢叔说,还是我来说?”

“我来说吧。”秦陶陶开门见山。

她把她和夏俊杰的情况,三言两语地讲给了谢寒听。

讲起夏俊杰的种种卑鄙行为时,她恨之入骨。

谢寒全程安安静静地听着,一句话也没有插,时不时的给他们二人倒茶。

等她讲完,已是眼眶潮湿。

许多悔恨之意,浮上心头,恨不得当初从未认识过夏俊杰。

谢寒见她停下来,放下手中的茶盏,问,“痛吗?”

秦陶陶有些哽咽,“……”

怎么可能不痛?

从学生时代开始的爱情,一直被蒙蔽了。

她也曾付出过真心,只是都喂了狗,她瞎了眼,所有真心都错付了。

这样的反应,让松开茶盏的谢寒沉沉地叹了一口气,脸色又沉了沉,“你还爱夏俊杰吗?”

回应他的,是秦陶陶坚定地摇头否认:

“不爱了。这种垃圾根本不配得到爱。”

“谢叔,夏俊杰公司的法人是我,最大股东也是我,他公司表面上一片景气,但实际上早已经转移了财产,账面上全部亏空,还向国内的银行贷款了好几十个亿。”

“如果这样发展下去,他很有可能像做房地产的许老板一样,越做越大,但是欠银行的贷款也越来越多。”

“到时候他跟我撕破脸,他跑路到国外去,这些所有的贷款债务,都得由我来背。”

“欠债背债都不可怕,可怕的是让我爸知道了这些事情,他肯定会被活活气死的。”

她是爸爸秦森的掌上明珠,自从她的腿出事后,爸爸对她更加疼爱和照顾。

爸爸几乎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她身上。

如果她被夏俊杰害得那般惨,爸爸肯定会被气死的。

本来爸爸年龄大了,又刚做了心脏搭桥手术,再一气……

她不敢想象那个后果。

何启东接了她的话,继续说,“谢寒,我手上的人脉也基本上是你秦兄和商兄的人脉,我要是出手办这件事情,多多少少会走漏风声,让你秦兄知道这件事情。你看,你方不方便出手帮一帮陶陶?”

谢寒从何启东身上移开目光,落在泪眼朦胧的秦陶陶身上,“哭有什么用?你这样不争气,你爸更会被气死。”

“我……”秦陶陶无颜以对,“我确实不争气。”

所有人都能让爸妈省心,唯独她,一桩又一桩糟心的事情。

何启东怕她难过,忙打圆场,“谢寒,毕竟陶陶还是个孩子,你就别说她了,她心里也难过。她也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。”

谢寒继续刚刚的话题,“我手上的人脉,也几乎是秦兄和商兄的人脉。豪门圈子就这么大,都是相通的。让我出手办这件事情,办砸了,风声走漏给秦兄知道了,同样会把秦兄气死。”

他故意加重了语气,“秦兄心脏本就不好,要是把他气死了,这个锅,我可背不起。”

站在一旁,始终不说话的许助理,偷偷一笑。

他家boss啊,这演技是越来越牛了。

说得好像很严重似的。

只有许助理知道他家boss说得这般严重的用意。

何启东:“谢寒,你帮帮忙,想想办法。”

谢寒:“夏俊杰的公司体量已经做大了,这件事情办起来,我也很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